Tippler

And on my breast you may carve a turtle dove.

我不是异性恋,不是同性恋,也不是双性恋。我不想要这些标签,我不希望自己的一生都被塞入一个词,或是一个故事。

选择他是因为只爱他还是只剩这个选择。

大头娃娃

一人圈的结束

遁入一人圈

拖拖拉拉看完石泉城,终于可以借新书看了

还要要画图,崩溃

每次上完课都想写

穴口的变移上皮收缩变厚咬住了神经末梢丰富的头部,大肠腺分泌的黏液顺着漏出

顶端漏出清亮的尿道球腺液

这种风格的啪啪啪😒

实话说吧,觉得佩吉和霍华德其实并不是巴基的朋友吧,他们是队长的朋友,但他们眼中巴基或许是战场上能够放弃的一个数字,或许是墓地里一个值得尊敬和哀悼的名字,不是朋友。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们那才是真的出生入死的伙伴啊。

1 / 26

© Tippler | Powered by LOFTER